当前位置: 主页 > H生活史 >「手里剩300元能怎幺办?」外送妹坦言:兼职是为了囤积安全感 >

「手里剩300元能怎幺办?」外送妹坦言:兼职是为了囤积安全感

2020-05-28 08:48:48 来源:H生活史 浏览:456次
「手里剩300元能怎幺办?」外送妹坦言:兼职是为了囤积安全感

※本篇【小柠檬】专栏文章作者为代笔,内容为受访者经历,涉及个人观感,请斟酌阅读。

※内文皆使用化名。

※职业:援交妹

*续上篇*

我下海两个半月左右,但不知何时会上岸?

这是实话。「兼职」妹妹绝不能从事这一行太久,否则价格就会往下掉,这也是因应「产品区隔」而来的话术。附带一提,在网路上见到的相片,也别傻傻以为是本人照,全都是「类似照」,而类似程度就看妹妹和茶姐的职业良心。除了极少数高价位之外,绝大部分都有相当落差,请别抱持太高期待。

起初是朋友介绍而兼职,原因当然是为了『钱』。没有人不是为了钱而从事援交。性需求?那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别被茶姐的推销话术给骗了。

「手里剩300元能怎幺办?」外送妹坦言:兼职是为了囤积安全感


▲外送茶妹坦言,这一行没有人不是为了钱而来/示意图/当事人提供

「金钱,是被铸造出来的自由。」俄国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言,充分反映了既定社会体制的荒谬:为了获得社会中的「自由」,却不得不低头、在太多数时刻做一个「失去自由的奴隶」,而工作成果就是获取一定的自由。

「梦娜,妳为何需要钱?」他曾抱着我询问。有点蠢却又很难回答的问题。

--

美丽的同事雅铃是为了购买昂贵名牌包、珠宝配件及支撑奢华生活,即便她已拥有令人称羡的空姐工作以及诸多「追求者许愿池」,仍然偶尔会出来兼差。其实空姐圈有特殊联络管道,但她不想被同事发现才选择「公司」报班。

本人和「类似照」落差极大的文莉,则是有着如同八点档剧情式的遭遇:儿时丧父,靠母亲独力扶养她和弟弟,家中经济状况很不好,北上求学也无法向家中拿生活费,微薄的打工薪水虽能勉强支撑生活,但实在太累且佔用过多时间。看着其他同学优渥的生活(其中也包括明眼一看就知是兼职妹妹的),难免也会有意志受挫的时刻。

「当有一天妳手上只剩下300元,打工薪水还要半个月才发时,妳能怎幺办?根本毋须多想,也没有什幺心理障碍要克服。什幺都不想,自己先主动脱光衣服,抛却『一切』,自然就不会动摇与抗拒。接着好好帮客人服务,再迅速做爱,一次不够就再一次。第二次之后就习惯了。旋即手中拿着低于费用一半的『现金』时,才感受到自己活着的感觉。」文莉述说时,眼眶中隐约闪着泪光。

一到旅馆房间,第一件事情除了主动温柔抱一下客人,就是先收取两节费用12000元。可是,茶姐要抽佣、兄弟要收「车马费」、公司要收成,实际上分取的不到五成。所以我们才冒着风险,私下和还不错的客人继续交易。我没告诉文莉,我的价位是1S8K(一次八千元),而且庆幸地可刚好拿到五成,我们都算是「中等价位」。

台湾的经济景气并没有想像中不好,能消费得起中价位妹妹的客人很多,1S20K以上的也不在少数,有时候的週五夜晚,妹妹还会不敷需求。

「人人都渴求着性,没啥好可耻的。客人形形色色,有法官、律师、医生甚至警察,边做还能边学到不少东西,尽量配合客人要求,不想『无套吹』时就诓称口腔破皮,为了安全还是戴套的好。」她教了我这小技巧。

「这和自尊伤害一点关係也没有。当妳企求活下去或很想得到一项『东西』时,根本无暇思考过多问题,无形中的一只手就会推着妳前进。当感觉有点意识时,已赤身裸体在客人面前;再次恢复自我意识,已是双方一同达到那个境界之后了。只要客人不要太粗暴、用言语汙辱、硬是强迫妹妹们做不愿意的事,一两个钟头可说有点无感地就过去了。就如同妳温柔地为客人服务时,根本什幺也没想。」我点点头。

「嗯听过『天道酬勤』这句话吗?这是高中国文课我记得最熟的一句话。孔子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家,这句话在他口中说出来特别没有说服力。老天才不会眷顾孜孜矻矻的人,在这个社会中,能这样成功的傻子是少之又少。对我们来说,是『那个道』酬勤吧!做越多,赚越多。」我腼腆地笑了。

接了几次之后,我逐渐可以体会文莉的心声。

「世界上有不能流泪的哀伤存在。那是对谁也无法说明的,就算能够说明,谁也不会理解的那种东西。那哀伤既不能改变成任何形式,只能像无风之夜的雪那样静悄悄地逐渐堆积。

我曾经尝试把那哀伤想办法变成语言。但不管怎幺用尽语言,都无法把它传达给谁,我想甚至无法传达给自己本身,我终于放弃那样做。于是我关闭我的语言,关闭我的心,深沉的悲哀是连眼泪这形式都无法採取。」

文莉之后传给我摘录自村上春树的《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中的文字。我们再也没碰过面。她的内心或许已放弃了对爱情的憧憬与渴求。恋爱,是我们那天最后的话题。「做了太多的爱,反而忘了如何『製造爱情』(make love)。」我还没如此绝望吧?!

--

「为何兼职赚钱?不知道耶,我没有特别想买的物品,也不是为了出国游玩,就是想要钱!大概类似囤积安全感那样吧?当然会忐忑不安,但进到房间、埋着头迅速把衣服脱光后,心中也就没什幺顾忌了。当你很想要某东西或完成一件事情时,不就会有那种不顾一切的劲道吗?」我全身压在他的身上答道。

我也有梦想。白天偶尔教教女生跳嘻哈街舞,曾经担任过舞者客串过几支音乐录影带。然而,存在后台的现实就是:主角永远不会是我,就连配角也逐渐边缘化,即便我对自己的身材及舞艺很有自信,但脸蛋却是差了一丁点。

社会告诉我们不要「物化女性」,但体制却不断複製并加深这个现象,甚至是某些有影响力的女性刻意强调自己物体般的存在,用「颜值」、「价位」来摆置女人处境、靠露奶增加粉丝团人数以便赚取更多收入。援交女孩的增加,就是最大的讽刺。

「妳知道吗?梦娜,Mona,其实是月亮的组合。英文的Moon与拉丁文Luna合起来就是Mona。」他用力地抱着我。

「咦?」我噗哧一笑,给了他特别服务。

「为何不去酒店?」

「那不一样。虽说心中罣碍没那幺严重,但毕竟还是不喜欢这样的工作。在酒店必须要长时间『服侍』,必须遵守很多规矩、要劝诱客人开酒等等,倒不如直接做爱收钱来得省事。最多也就两三小时相处,或许以后再也不会相见。钱越多,麻烦也会越多,将来脱身也会比较困难。」我再度想起安部公房「做为场所的悲哀」,认同上的矛盾一直无法在体制中兼容并蓄。

下一秒钟,他再度进入了我的「场所」。

没有欢愉,也没有过度的悲哀,我边在上方忘情摆动边想着「再过30分钟就可以收钱回家了,一点事情也没有。」我再度公式性地喊出了声音。

*延伸阅读:依法判决,却被人民骂恐龙 法官:判死有那幺简单就好了

*【接近无限透明的蓝】专栏*

看更多网友职场酸甜苦辣,快来订阅小柠檬

 「手里剩300元能怎幺办?」外送妹坦言:兼职是为了囤积安全感

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不论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欢迎来信r4517@ettoday.net

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