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L馨生活 >别怕煽动鬼火 >

别怕煽动鬼火

2020-06-19 07:23:56 来源:L馨生活 浏览:155次

别怕煽动鬼火

煽动鬼火

汤玛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一八七○年代末期,被认为是笨蛋,但他在成功发明电报之后,继续追求更困难的现代科学目标之一:钨丝灯泡。有人批评他「白费力气」,也有人预测他遭遇「终将、必然、可耻的失败」。

当时爱迪生和其他发明家所面临最主要的问题,是世人认为电力非常危险─是「鬼火」。健康专家警告,太长暴露在灯光下会引起眼睛疾病、精神崩溃,还有,更可怕的是,黑斑!

灯光的确让室内显得昏黄,致使食物色彩黯淡、降低食慾,且女士们脸上的皱纹也更明显。

西元一八七九年,爱迪生终于公开他在门洛帕克实验室的研究成果,推出名为「小小阳光灯」的钨丝灯原型,旨在创造更柔和的光线。批评者依旧无动于衷,他们称爱迪生为骗子,还开玩笑地要他证明,他的灯泡可以照亮大型舞台。

这玩笑没多久便成真,但不是爱迪生做到的。一八八○年某个寒冷的十二月夜晚,查尔斯.布拉许(Charles Brush)在纽约市百老汇、从联合广场到麦迪逊广场这一段,装置了二十三座五十英呎高的拱形路灯。

原本安排纽约市主计长的女儿扭开路灯开关,但她怕触电而临阵退缩。当灯光大亮,夜晚尤如白昼、黑影更显阴暗。《纽约时报》记者描写当时情景:「商店大理石外墙的白热光影、头顶上错综複杂的电线,再加上熙来攘往的车辆,全都赤裸裸地呈现真貌,无所遁形。」(这段叙述让百老汇从此有了「白色大道」﹝the Great White Way﹞的别名。)

电灯出现在公共场合这件事广受批评。行人纷纷撑雨伞挡住灯光;人们抱怨自己看起来苍白如鬼。

儘管反对声浪不断,爱迪生依旧不放弃。更重要的是,他握有关键专利权,一手建立的爱迪生电灯公司(Edison Electric Light Company),又有摩根(J. P. Mogan)和范德比尔特财团(the Vanderbilts)的强大金援。

爱迪生和布拉许都是伟大的範例,教导我们要坚持自己的愿景、了解创投目标,还要挺得住别人的批评。

以我的经验来看,几乎所有的创业家都曾被人误控为发神经。若没有人说你疯狂,你是不可能有所成就的。看看以下几个例子:

• 一九九九年,四位微软员工聚在一起,一面吃着雷根糖、一面组装出可望打败索尼PlayStation的机上盒,他们称之为Xbox ;刻薄的同事戏称它为棺材盒。连他们在英特尔的伙伴也视之为笑柄:「一想到他们将搞砸几百亿美元,就觉得好笑。」有位主管表示。可是,这个雷根糖俱乐部继续进行策画、招揽联盟,最后,居然还说服了最大咖的盟友,比尔.盖兹。后来,Xbox成了微软公司规模最大的「内部新兴事业」。

• 雷蒙德.达马迪安(Raymond Damadian)还是纽约一位默默无名的教授时,首度提出用核磁共振来检测恶性肿瘤的概念。学校同事说他是怪人、骗子,以及不折不扣的大笨蛋。更糟糕的是,学校决定不续聘他。「这根本是未经大脑思考的理论。」有位同事说。达马迪安并不气馁,他申请了专利,并募到足够资金来製造设备。一九七七年,他进行了首次的全身核磁共振检查。

• 西元二○○二年,二十二岁的杰弗瑞.布拉弗曼(Jeffrey Braverman)在华尔街已有年薪六位数的工作,但他决定离开,协助拯救由祖父一手创立的家族事业。纽华克坚果公司(The Newark Nut Company)在全盛时期曾有三十名员工,如今只剩下两名。「父亲和叔叔都认为我疯了。」杰弗瑞说。他后来把业务转到网路,以Nuts.com的名称重新出发。不到十年,该公司员工已经增为八十人,年营收超过两千万美元。

为什幺无论在任何领域,都会有那幺多创业家被指为,嗯,疯子呢?

简短的答案是,用非传统的方式看待事情,深具威胁性:不仅威胁到那些从现状获利的人,也威胁到体制外那些有类似构想或想採取相同行动的人。尼可洛.马基维利(Niccolò Machiavelli)在《君王论》(The Prince)里提过这个概念:「展开事物的新秩序,是最难以执行、最不确定是否成功、处理起来最危险的一件事情。」马基维利的意思是:改革者在因旧秩序而获利的群体中四面楚歌,只有那些会因新秩序而受益的人看热闹似地支持一下。

所以,你的疯狂构想绝对会备受批评,你该如何应对呢?

拥有它。

我是在职涯的转捩点有所体悟的。就在和父母摊牌的几个月后,我接到彼得的来电,当时他在南美寻找创业家,而我则在纽约寻求资金来源(好吧! 妈,我也在努力寻找老公)。

「琳达,立刻收拾行李,」彼得说。「我帮安你排了和阿根廷一位房地产大亨见面。他的名字是爱德华多.伊立兹坦(Eduardo Elsztain)。」爱德华多有个颇具传奇性的故事。他从大学辍学,一九九○年想办法见到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推销自己不大可能发生的远见:他认为阿根廷将脱离几十年的债务危机,机不可失。会面结束后,爱德华多得到了一张一千万美元的支票,他用这笔钱建立了全国最大的房地产王国。

爱德华多只给我十分钟。五分钟后,他看了看手表,并表示他会尽量帮我安排和索罗斯会面。「非常感谢您,」我说。「可是我无意见乔治.索罗斯。」他面露疑惑、示意我继续往下说。「是这样的,爱德华多,你是创业家,我也是创业家。奋进集团的目的是支持创业家。我真正想要的是你的时间、你的热忱,以及二十万美元。」

我们俩是用英语交谈,但爱德华多听到我那幺直接的请求后,旋即转向他的助理奥斯卡,开始说西班牙文。他告诉奥斯卡,和我见面就像看一部瘪脚的恐怖片,主角一开始很迷人,后来却趁你在浴室沖澡时,拿着刀子要杀你。

只不过,这位瘪脚电影的主角听得懂西班牙文。他说完话,我微笑着对他说:「爱德华多,estoy muy decepcionada(我很失望)。我没想到,这位勇敢走进亿万富翁办公室、得到一千万美元支票的男人,居然会说这样的话。你很幸运我只跟你要二十万美元!」

爱德华多惊讶地盯着我,又回头看了奥斯卡一眼,便拿出支票簿。他立刻开了张二十万美元的支票给我,并且还答应担任奋进集团阿根廷分部的创会理事长。

这段经验成了我的创业精神指导方针之一:疯狂是一种讚美!

我同时也提出这个推论:如果你推出新事物时没有人说你疯了,则表示你的格局还不够大。

重点是:反正你只要威胁到现状,就一定有人叫你疯子。你还不如骄傲地接受这个头衔。我自己就是这幺做的。多年来,拉丁美洲有很多人叫我la chica loca(疯女孩),我不但不辩解,还骄傲地四处顶着这个头衔。

如果想要发动改革,就得先引起反对。不要被吓到,不要被伤害,也不要因此放弃。奋勇前进。

煽动鬼火。

摘自《不疯狂,成就不了梦想》

Photo:Stefan Ledwina,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