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L馨生活 >当观光泛夜市化──怎幺老街都长得一模一样? >

当观光泛夜市化──怎幺老街都长得一模一样?

2020-07-09 02:19:33 来源:L馨生活 浏览:408次

当观光泛夜市化──怎幺老街都长得一模一样?

八年前与一群友人到三峡老街走春,恰巧碰上三峡清水祖师庙祭典,数只大神猪被竖起于老街入口,这对第一次看到此景的「台北俗」实在震惊。走进老街,金牛角店员,在拥挤人群中穿梭叫卖。街上有好几间金牛角店铺,还有的品牌不只一间店面。大伙好不容易挣脱人群与叫卖,走出老街就决定离开。我只记得这条街有一堆金牛角与神猪,并决定以后不要再来三峡老街。

直到去年参加一场夜晚举办的三峡清水祖师庙导览,传统装饰被夜间灯光照亮,不禁讚叹李梅树主持祖师庙重建的功力,才翻转了对三峡老街的不良印象。不久,同事安排员工旅游前往拜访甘乐文创,林峻丞与我们分享在三峡经营的经验与理念,也提到他们最近正在策划一条导览路线,不带民众走三峡老街,而是老街以外的巷弄与街道,拜访在地人会去的老店。于是我脑中突然有了灵感,现场就交代同事,来规划一系列「去○○,不去老街」。

同事柏安写的文案:

《去○○,不去老街》
还记得上次去老街时,你手上拿的鸡排和珍奶吗?
那幺你一定也还记得,去另一条老街时,你手上拿的还是鸡排和珍奶吧!
最后连你家旁的夜市都买到一样的东西之后,
「啊!怎幺老街和夜市都长得一样!」
其实,很多地方,不只「一样的老街」。

提到大稻埕,多数人直觉「大稻埕=年货大街=迪化街」,实际上年货大街仅是过年前的一项活动,迪化街仅是大稻埕的其中一条街而已。若要认识大稻埕就不能仅在迪化街,周边街道代表大稻埕的各个时期及各种产业聚落,如日治初期开通的太平町(延平北路一二段)是大稻埕的生活娱乐产业聚集处,咖啡厅、百货公司、戏院多位于此。

九份基山街、轻便路不管週末或假日总是人满为患,日本游客络绎不绝,除了阿婆芋圆、阿美茶馆、昇平戏院之外,还感受到了九份矿业山城的生活吗?透过文化银行引荐认识的曾郁娴和曾建文大哥,我们「去九份,不去老街」第一站就到九份矿工上工前祭拜的福山宫,途经九份公墓,看到命丧异乡的九份罗汉脚的坟茔,最后到金矿博物馆,由曾大哥介绍博物馆内珍藏的矿工器材、矿物标本,并实际示範河岸淘金技术。

至于士林,直觉想到士林夜市、豪大大鸡排,多数人一定不知道在士林夜市内藏着一间市定古蹟慈諴宫,是漳州人发展的根据地。

爱猫人士在猴硐放养大量猫咪,结果猴硐在短时间变成猫村,政府兴建猫桥,人们忘了当初这里是台湾重要煤矿产地。

大家都知道板桥林家花园,除了林家花园之外,板桥还有什幺呢?旧板桥火车站形成的生活圈、以慈惠宫为核心的祭祀圈,还有黄石市场、湳雅市场等板桥人的生活。

夜市原本是自然形成的集市,代表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也被当成台湾对外观光宣传的卖点。近几年台湾老街观光发展,街上店家为了迎合观光客,出现各种夜市型态的摊位,鸡排、章鱼小丸子、烤鱿鱼、珍珠奶茶等等,贩售的商品与台湾其他地方无太大差异,商业销售与地方脉络严重脱离,老街建筑变成夜市装饰。观光客只看到满街夜市摊位,难以感到原有的街区氛围──这是台湾各地老街观光发展非常严重的问题。

年货大街最初是由迪化街店家自己摆摊贩售,销售过年用到的各类乾货食材、礼品布匹,近年摊位多由外来者承租,拖鞋、刀具、熟食等菜市场产品,甚至出现夜市玩具拍卖、打弹珠、烤鱿鱼等等,连大卖场都来推销会员卡。年货大街失去原有的特色,变成大稻埕其中一个夜市、菜市场。活动期间突破塞车与人潮,来到年货大街的外地观光客,可能多数人都不晓得他们根本没感受到真正的大稻埕。

某次「旅行时光民宿」接待一位马来西亚年轻人,他问我怎幺去九份。我建议他不要去九份,那裏观光客太多了,但他说姊姊交代一定要去九份买××饼,那是我从未听过的伴手礼,也忘了是什幺名字。几天后他要回国前,我问他有买到××饼吗?他回答他在淡水就买到了──你以为某地独特的伴手礼,可能在这波老街夜市化的流行下被带到各地,结果老街、伴手礼都失去特色。

这股彩绘风潮最初可能发源于台中彩虹眷村,荣民黄永阜爷爷在即将拆除的眷村建筑上创作,各种极具生命的原创图案赋予眷村违建新的契机,最后台中市政府与国防部协调后,彩虹眷村被保留下来,黄永阜爷爷得以继续住在自己的家。彩画不需要花费大笔经费,因为社区营造、农村再造等计画推动,全台湾各地出现越来越多的彩绘村;有的是社区长者绘画,有的是艺术家创作,寄望以此作为吸引观光客的卖点,活化人口老化或流失的社区。发展到后来还出现3D立体彩绘,甚至连各县市政府的公共建设也开始出现彩绘。

某些村庄的确靠着彩绘吸引到外来观光客,解决社区问题,却也衍伸出其他问题。彩绘很容易模仿複製,对观光客来说全台湾到处都是彩绘村,去哪个村落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异,就算去了某地,也只顾着在彩绘前拍照留念。彩绘改变社区原有的样貌,创造新话题,却也掩盖原有的历史轨迹。不仅观光客看不到社区原有的生活,各个社区反而失去自己特色。另外还有侵权问题,各种日本漫画遍及全台湾彩绘村,海贼王、七龙珠、龙猫、小叮噹等等,甚至嘉义新港南仑村全村几乎都是龙猫彩绘,相信应该没有得到原创作者的授权。

马祖东引中路房屋建于山坡,水泥灰墙颜色朴质,建筑错落于坡地之间,别具特色,但二○一六年东引乡公所执行景观改造工程,在屋舍外观漆上各种颜色,或许是为了仿效国外村落,如义大利五渔村、南韩釜山甘川洞,但也有人认为此举让地方失去特色。台大城乡所康旻杰教授以哥伦比亚第二大城美德音(Medellin)为例,二○○○年新任市长 Sergio Fajardo 为了解决美德音的贫穷和犯罪等议题,把被剥削的贫民视为规划伙伴,举办想像工作坊,由下而上改进各种公共建设,沿着美德音山城新建电扶梯等等,而我们却只看到建筑表面上的涂鸦。

近期另一个争议案例,是新北市古蹟淡水福佑宫于重建街的楼梯和墙面,以3D彩绘淡水景色,只要Google「福佑宫,彩绘」就会跳出正反两面的意见。部落客、媒体报导淡水多了一个新亮点,但另一方面则是福佑宫是文化资产,彩绘可能对其造成破坏,且已少有人知道重建街是淡水第一街的历史意涵,于阶梯、墙壁上的涂鸦彩绘似乎是抹去了它的过去。

不只有彩绘,台湾各地县市政府经常以脱离地方脉络的观光建设,想要在短期内吸引观光人潮。苗栗县政府在后龙兴建一栋客家圆楼,看起来似乎与客家人有连结,但实际上台湾客家人与福建闽西客家人是不同的文化脉络,把福建土楼盖在台湾苗栗,等于是移植别人的文化硬插在自己的土地上。全世界都知道义大利威尼斯的贡多拉船是当地的交通工具,后演变为服务观光客、成为威尼斯的象徵,然而高雄市在爱河推出贡多拉船服务,相信没有人会觉得在爱河搭贡多拉船可想像在威尼斯游河。

最具争议的则是高跟鞋教堂,观光局云嘉南风景区在台南北门兴建的水晶教堂营造出吸引人的景色,于是二○一六年在嘉义布袋兴建高跟鞋教堂,刚开幕时搭上春节假期观光热潮,吸引二十万游客,但实际上周边相关设施尚未完工,无法吸引人们再次到访。随着话题趋缓,高跟鞋教堂、水晶教堂人潮不再,台湾政府也开始检讨这一系列观光政策的影响,并终止后续钻石教堂、贝壳教堂的计画。

观光活动若只是为观光客营造美好的想像,结果将超出地方乘载,破坏地方文化、自然环境。

以双心石沪闻名的澎湖七美,旺季每日涌进数千名观光客为了看石沪的美丽景色,大量的观光船入港影响七美南沪渔港渔民出海,载运观光客的车辆则佔据港边车道,加上观光客带来的垃圾,七美居民积怨已久,于二○一六年六月渔船集体佔据码头,使得观光船无法靠岸,最后观光船转去另一个离岛望安,使得望安被挤爆。

近几年屏东小琉球是热门旅游景点,游客人数已经超过百万,民宿越开越多,甚至造成琉球当地迎王祭典时无水可用。

二○一二年,台北师大夜市的争议,由于过多的餐饮、服饰业者进驻商圈一楼,影响二楼以上的居民生活,居民与店家形成对立。

大稻埕年货大街每年带来的人潮、车潮也对地方居民生活产生影响,尤其年货大街过后所产生的大量垃圾,更破坏地方环境。

再看世界各地的案例。云南丽江古城一九九七年被联合国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吸引大量观光客,光是古城区就开设超过三千间民宿,但原有居民去哪里了呢?他们搬到新城区,把老家租给外来业者开设民宿和商店。丽江原有聚落生活面貌已经全部被破坏,仅剩下老建筑空壳。

由高第设计的圣家堂吸引三千万游客到访巴赛隆纳,市区被观光客挤得水泄不通,国际资本购买交通位置优越的土地兴建观光旅馆,把房地产炒作到天价,巴赛隆纳政府为了遏止观光过度膨胀,二○一七年开始限制市区旅馆数量及Airbnb等住宿平台的房间数量。

京都观光局发行「京都观光禁忌手册AKiMaHen」,举出观光客在京都必须要注意的十九项禁忌,像是未经舞伎同意不可拍照、请勿带帽子或墨镜进入神社、请勿自带任何饮料进餐厅等等,以遏止观光客触怒京都居民、店家。

观光产业虽是无烟囱工业,过度发展仍会对地方环境造成破坏,因此公部门在拟定观光政策时应首要衡量环境乘载。依照台湾的民宿管理办法第五条民宿之设置,第一项到第八项是可以设置于风景特定区、观光地区等,第九项则限制「非都市土地」,也就是说台北市、新北市多数地区无法设置民宿。二○一六年,台北市都市发展局修订「大稻埕历史风貌专用区计画」,预计在条例中增列大稻埕历史风貌专用区开放设置民宿,可想而知,如果台北市、新北市的都市区域只有大稻埕可以设置民宿,那幺大台北地区业者将涌进大稻埕设置民宿,大量观光客涌入大稻埕将严重影响在地居民的生活品质。因此,我多次参与「大稻埕历史风貌专用区计画」修订会议时,皆要求都市发展局必须针对民宿做总量管制,限制民宿只能开设于历史建筑、历史性建筑、古蹟等,方能限制民宿数量,并凸显大稻埕的文化价值与地方生活特色。

对于民间经营者或各个社区,如何避免粗製滥造複製的老街夜市,或过度製造给观光客的美好旅行体验,其实最简单的作法即是呈现地区最真实的面貌,并由深度访谈蒐集地方文献资料、自然与文化资产,确实了解属于自己地方的文化特色,自信地对观光客呈现最真实面貌,推展属于自己的文化观光活动,才能与其他地区做出特色区隔而长久经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