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H生活史 >盐水大饭店:戴振耀的革命青春 >

盐水大饭店:戴振耀的革命青春

2020-07-26 00:53:36 来源:H生活史 浏览:428次

书名:盐水大饭店:戴振耀的革命青春作者:陈增芝出版日期:2017年11月25日出版社:玉山社

盐水大饭店:戴振耀的革命青春

第二章父祖─苦嚐外来政权更迭

我老爸虽然无读过学校,但是,伊一世人拢足爱看册,日本时代,日文嘛看,汉文嘛看。国民党来,中文嘛看,特别爱看党外杂誌,我受我老爸影响,自细汉嘛足爱看党外杂誌。

失学老爸求知旺盛

「清连那会遮(怎会这幺)厉害,没读册(读书)搁考赢一堆有读册的!」

「清连足厉害,规(整)个冈山郡,日语演讲比赛得第二名!」

耀伯眼中的父亲戴清连,虽然幼时错失学校教育,没有任何正式学历,但一生求知慾旺望,从未停止学习。日治时期曾经参加「冈山郡日语演讲比赛」,获得评选第二名。

即使国民党来台,日文转成中文,完全难不倒他,阅读始终是他一生的最爱,尤其爱看党外杂誌,连带影响家中所有的子女。

戴清连出生的时代,日本政府已经实施普及义务教育,会要求所有学龄儿童入学,戴清连的大哥一直唸到高等科(即后来学制的初中),但他却跟着二哥怕会体罚学生的日本老师,而「相揪」拒绝入学。

这是因为刚就读「楠梓第二公学校」不久的二哥,有天在学校附近焢土窑(烤蕃薯),烧坏许多草皮,被老师处罚,不敢上学,就要原本对上学很好奇,并且有一点嚮往的戴清连代替上课。但是,没三天就被发现是「冒名顶替」,又被老师处罚。

楠梓第二公学校,即现今的仕隆国民小学,一九一七年创校,原称楠梓坑公学校仕隆分校,三年后一度独立称仕隆公学校,再隔一年又改称楠梓第二公学校,一九二九年又再改回称仕隆公学校。

小小年纪的戴清连,害怕动不动就体罚学生的老师,就跟二哥「相招」拒绝上学。二哥自此与书本绝缘,但错失入学机会的戴清连,很快就后悔了。

庄头同龄的小孩都有唸书,只有他没唸,能懂的事情就「输人很多」,于是跟着当时在唸「高等科」的大哥学习。

「我老爸虽然无读过学校,但是,介认真和(很认真跟)我大伯学东学西,嘿,伊介厉害哦,数学嘛会算X+Y。」耀伯眼请发亮的述说,连小学学历都没有,却连方程式也会演算的父亲。

戴清连长大后,没有任何学历,只能找糖厂附近的零工,诸如甘蔗园採收或挖水沟之类的,感觉很辛苦,收入又低。因此,一直很嚮往到高雄市内找工作,看到桃子园修军港的招考公告,就跟着一群人去报考,只录取三名,竟然也榜上有名。

日治时修建的桃子园军港,即今高雄市左营区的左营港南岸、寿山北侧平地;以及鼓山区的寿山西半部面海部分。

「第一个、第二个,拢是仕隆公学校第一名、第二名毕业的,结果,我老爸没读过学校,考第三名,庄头的人拢讲,清连那会这厉害,没读册搁考赢一堆有读册的!是不是弄不对啊?」

「伊虽然无彼咧(没那个)学历,但是绝对有那个程度!」戴清连苦学自修的精神,耀伯发自内心的敬佩,而且深深以父亲为荣。

尤其,戴清连的好学,并没有因为一次的考上录取,就停止学习之路。桃子园军港的工作之后,戴清连又考进位于高雄市内的「日本铝业株式会社」。里面有位同事看戴清连有好学上进之心,很尽心教他数学跟日语,使戴清连的「学力」又精进许多。

日本铝业株式会社,是日治时期一九三五年创建的炼铝业,当时曾经是全世界规模第二大製铝厂。(位于现今高雄市前镇区,随时代发展,一度长期废弃闲置,现已改装为结合餐饮、影城、宴会、书屋、展演厅等生活娱乐与创意文化的大型商场。)

戴清连的日语程度精进,也可以从参加日语演讲比赛得到证明。那是冈山郡官方举办的日语演讲比赛,报名者来自现今桥头、楠梓、燕巢等十一乡镇的年轻人。

「规(整)个冈山郡排第二名,伫阮桥仔头的庄头介轰动,细汉时常常听长辈讲,所以,我嘛感觉我老爸介厉害。」

阿公很会讲古,老爸日语演讲比赛得第二名,连带影响戴振耀也很爱参加演讲比赛。不只初中、高中,连服兵役,演讲比赛从不缺席。

少年振耀在初中二年级时,获得全校英语演讲比赛第一名,并且代表学校,参加在高雄中学举行的全高雄市初中英语演讲比赛,再夺下全市初中的冠军,获颁高雄市长陈启川署名的奖状。

帮少年振耀写演讲稿的英文老师谢飞雄,当时是教务主任,非常替他高兴,与有荣焉。戴振耀一九七七年首次打着「党外」旗帜参选乡民代表,在桥头乡的凤桥宫举办演讲会时,谢飞雄时任桥头国中校长,特地到现场表达支持,并亲自代发竞选传单,呼吁支持桥头优秀子弟。

英语得冠军,但「国语」就吃大亏了。无论是在省立冈山高中,还是服兵役时,所有演讲比赛,青年振耀无役不与,即使连战连败,仍乐此不疲。

冈山高中是高雄着名的眷村高中,外省子弟佔比一半,远远超过外省族群在台湾人口比率的一成五。明知单比口音,就铁定不讨好之下,少年振耀还是无役不与。问耀伯,当时不会有挫折感吗?

「哈哈哈,搁袂咧(并不会吔),我只是爱演讲。我做兵时嘛报名比赛,因为看过一本册叫《革命家邹鲁》,伊是七十二烈士之一,彼时对这拚革命的,我拢真钦佩,伫彼咧(在那个)年代,敢去舞(从事)推翻满清的代誌。所以彼咧比赛,我自订题目,就是『革命家邹鲁』,讲到抛头颅、撒热血,自已嘛会感觉热血沸腾。」

耀伯讲得兴起,手也跟着挥舞,配合抑扬顿挫的「抛头颅、撒热血」,重现当年对演讲的热情。

回应明知得奖无望的觉悟,耀伯又是招牌的爽朗笑声,完全是志在参加,不在得奖的豪迈潇洒。服兵役时的自选演讲题目,更是早已透露耀伯人生道路。

台湾知青热血改造台湾的时代

耀伯的老爸戴清连,出生于西元一九二一年,台湾进入日治第廿六年,也是台湾人接受新式近代化教育,第一代知识菁英崭露头角的时代。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并未直接参战,战争带来的国际物资需求,使得日本景气空前繁荣,相对于欧洲传统强权因为战争,而造成元气大伤,日本则是连带台湾各种产业飞速发展。

此外,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苏俄建立世界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倡民族自决原则,自由民主思想袭捲全球,各种思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日本境内的知识份子醉心新思潮,台湾知识菁英则透过日本新思潮的影响,开始严肃思索台湾的命运。

自由民主思潮涌入日本,跟当时日本国内正值元老政治转型政党政治的「大正民主」时期,有很大的关係。这段期间,日本内阁不再由「元老(倒幕功臣,旧藩诸候)密室政治」决定,而多为遵循政党政治的现代民主政治体制,内政开始重视民意,更重要的是,对殖民地也相对宽鬆开放。

各种内外因素交乘的结果,台湾境内各种社会运动与团体也跟着蓬勃兴起,包括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台湾文化协会、台湾农民组合、台湾工友总联盟等。

根据日本官方统计,台湾青年留学日本的风气,在一次大战结束后激增,留日人数约八百人,到一九二二年激增到两千四百多名。台湾青年到日本留学人数,在「大正民主」时期不断攀升,从立宪主义、民本主义,到后来的社会主义,台湾留学生与岛内青年,都深深受到薰陶与影响。

戴清连出生那年,正是林献堂领衔,联合许多台湾知识菁英提出「台湾议会设置请愿书」,这个请愿运动历时十四年,也是日治时期,台湾最大规模的政治运动。过程中获得日本政界、学界、社运界及舆论界的支持与同情,盛况空前。

更重要的是,早在请愿运动之前成立的「台湾文化协会」,对建立台湾主体性的文化启蒙,有着既深且远的影响。

因为这绝不是仅止于知识菁英阶层,单纯的文人附庸风雅或书生清谈论政,而是带着改造台湾的热情与使命感,积极向全台湾各阶层推广的台湾文化启蒙运动。

文化协会为了追求有效宣传,陆续积极创办刊物,包括月刊的「台湾青年」杂誌、旬刊到週刊的「台湾民报」、每日刊的「台湾新民报」。主事者初时皆力求全部汉文版,但受迫于日本政府政策的强制,让步改採汉文日文各半,后来甚至被迫取消汉文版,而为全日文版。

相对于清治时期,读书只是为了参加科举,求取功名,知识领域仅止于中国四书五经等,台湾人在接受新式近代化教育之后,欲知天下事的求知风气颇盛,文化协会的全盛时期,在台北、新竹、台中、员林、台南等地,甚至设立了十余处读报社,免费提供民众阅读。

文化协会有感于当时中高年龄层的文盲仍多,非常重视演讲会的举办,积极在全台湾各地举办在地语言(台语或客语)的演讲会,经常造成轰动,根据统计,单单一九二五年起两年内,听众即达廿三万人之多。

文化协会的巡迴演讲,在戴清连的成长过程,因为年幼并未亲自恭逢其盛,但青少年积极向学的时候,却是热血知识菁英,在全台推动文化启蒙运动之后,社会风气甚为蓬勃的台湾。

「我老爸虽然无读过学校,但是,伊一世人拢足爱看册(他一生都很爱看书),日本时代,汉文嘛看,日文嘛看。国民党来,中文嘛看,特别爱看党外杂誌,我受我老爸影响,自细汉嘛足爱(从小也很爱)看党外杂誌。」

穷追!总质询必问「何时实施母语教育」

「郝院长,我毋知影你伫(不知道你在)美国住几天,你的英语讲了真好,但是你伫台湾住四十年以上,听呒台语,你听呒我讲的话,会感觉痛苦袂?想看唛,全台湾两千万人当中,有五、六百万的台湾人,到这马(现在)听呒、嘛袂晓(也不会)讲北京话,(他们)的痛苦搁有谁人了解?」

戴振耀始终坚持台语质询,郝柏村初时很强硬,但几次下来,副院长施启扬成了郝柏村的专属即时翻译,直到行政院长后来换成了连战、萧万长,才没有这个问题。

回忆这段往事,耀伯说,他从进入立法院开始,无论是委员会,还是院会,一直都是台语质询,他并没有要求郝柏村说台语,同样的,他也反对有人强迫他说北京话,语言是沟通工具,重点在相互尊重。

「像我刚进立法院,行政院长是李焕,李焕就无那尼(没有那幺)强势,会问边仔(旁边)的副院长施启扬,李焕用北京语答覆,我嘛接受啊。」

「我最失望的,是原住民的立委庄金生,我伫争取所有台湾母语的尊严,伊竟然反对,搁说『难道这里也可以用阿美族语质询吗?谁听得懂啊?』我说,你会使(可以)用阿美族语质询呀,我支持你,立法院应该设翻译,增加原住民就业机会有啥米无好?重要的是,原住民语的尊严,应该伫国会受到尊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