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S逸生活 >palbociclib联合抗荷尔蒙用药晚期乳癌无恶化20个月 >

palbociclib联合抗荷尔蒙用药晚期乳癌无恶化20个月

2020-06-08 13:35:01 来源:S逸生活 浏览:686次
palbociclib联合抗荷尔蒙用药晚期乳癌无恶化20个月(吉隆坡讯)马来西亚每19名女性就有1人罹患乳癌,即使得到良好的治疗和预防,30%乳癌初期患者的病情也会发展成晚期或转移性乳癌,令人束手无策。我国日前批准首个东南亚区上市的週期素依赖性激?4/6(Cyclin dependent kinase,CDK4/6)抑制剂Ibrance(palbociclib),以搭配抗荷尔蒙治疗药物来曲唑(letrozole),作为雌激素受体阳性(ER+)但HER2受体阴性(HER2-)之转移性乳癌患者的一线治疗标靶药物,而这项联合治疗已证实比单纯使用抗荷尔蒙药物可延缓疾病进展高达1倍,让绝望的癌患看见一线曙光。转移性乳癌(metastatic breast cancer,MBC)意指癌细胞已扩散至乳房以外的身体器官,乳癌肿瘤的生物性质,即荷尔蒙受体(HR)和人类表皮第二型生长因子受体(Her2)决定了预后及治疗对策。HR可分为雌激素受体(ER)及黄体素受体(PR),荷尔蒙治疗如泰莫西芬(tamoxifen)及来曲唑(letrozole)可中断供应雌激素给癌细胞,从而阻止癌细胞生长及繁殖。临床肿瘤内科顾问刘胜辉医生指出,大多数早期和晚期乳癌患者都是荷尔蒙受体阳性(HR+)患者,佔早晚期乳癌60%至70%。根据马来西亚与新加坡(UMMC/NUH)的乳癌登记,57%乳癌患者是ER+患者,这与全球的数据相近。抑制ER阻癌细胞增生为何要了解ER?因为ER在乳癌内最终将发展成乳癌细胞。“想像ER是一个交接器(switch),雌激素就是触发器,可启动乳癌交接器后迅速发展,并进入癌细胞核膜,激发癌细胞增生、转移及扩散。因此抑制ER可以阻止癌细胞的增生。”他声称,1973年第一种抑制ER的药物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泰莫西芬上市,并延用至今,仍是目前治疗乳癌重要的药物之一。随后,芳香环?抑制剂(AI)如阿那曲挫(anastrozole)、来曲唑、依西美坦(exemestane)、法洛德(fulvestrant)陆续登场,可是这些治疗只对少数晚期或转移性乳癌病人带来好处。他声称,从各种AI与泰莫西芬用于晚期乳癌一线治疗对照实验显示,两者疗效没有太大的差异,换言之,AI只能为晚期乳癌患者带来微小的好处。“为什幺荷尔蒙治疗会发生抵抗性?有时候是因为雌激素受体的损失(ER呈阴性)所致,肿瘤细胞不受阻挠地持续发展、雌激素受体的突变(ESR1),更重要的是有别的替代途径激活癌细胞生长。”转移性乳癌10年无新药刘胜辉医生提到,2012年,在mTOR抑制剂的标靶药物依维莫司(everolimus)上市以前,有长达10年之久未有用于治疗转移性乳癌的新药物出现,这主要因为研究人员都忙于寻找新的“敌人”,以提高治疗和成效。他说,在过去10年,研究人员更充份了解到雌激素、雌激素受体和抗药性(对抗荷尔蒙药物产生抗药性),包括週期素D1与CDK4/6、PI3K(磷脂?肌醇三激?)与mTOR(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所扮演的角色,也因此催生了CDK4/6抑制剂。细胞週期可以分为4个阶段,即G0/G1、S、G2及M。G1和G2期是细胞生长期;S期是细胞将细胞核内的染色体複製的时期;M期是细胞进行有丝分裂(mitosis)或减数分裂(meiosis)的时期。各个週期的细胞由不同的週期素所调控?,主要週期素有週期素A(cyclin A)、週期素B(cyclin B)、週期素D(cyclin D)及週期素E(cyclin E),其中週期素D1及週期素E是细胞从G1期进入S期的蛋白调控者,同时週期素D1也是CDK4/6的调节性次单元。CDK的激?或蛋白调控活性依赖于週期素。在没有週期素的情况下,CDK几乎没有激?活性,只有週期素-CDK複合物才是有活性的激?。结合来曲唑 存活期增1倍刘胜辉医生指出,在PALOMA-1临床试验中,CDK4/6抑制剂与来曲唑联合用药对比单独使用来曲唑治疗ER+/HER2-病患结果显示,中位无恶化生存期(PFS)从单独用药的10.2个月延长至20.2个月,加上副作用的减少,为病人带来更大的好处。他说,荷尔蒙治疗最明显的副作用是白血球降低,但是若与CDK4/6抑制剂联合,并不会造成白血球数量下降至危险水平,即使白血球下降,病人还是感觉良好,而且自体很快就能製造白血球,通常在一週内迅速恢复。“CDK4/6与来曲唑结合治疗不像化疗般,因为低白血球量而受到感染的威胁,而病人的生活素质可以像单纯使用荷尔蒙治疗般良好。” 他指出,palbociclib与来曲唑的併用可以在无癌症进展(无恶化)的情况下,得到1倍无恶化存活的疗效,同时不会提高任何显要的副作用。东南亚首站批准他补充,这款新药将有利于HR+转移性乳癌患者,而且目前仍有许多palbociclib结合其他药物治疗早晚期乳癌的试验正进行中,他对试验结果非常期待。“虽然转移性乳癌是无法治癒的癌症,但是及时并获得对的治疗,可以控制疾病和延长生存期,正如慢性疾病一样,虽无法痊癒,但可让病患延长生命并拥有良好的生活品质。”马来西亚也是东南亚首个批准这款新药的国家,此药分别有75毫克、100毫克及125毫克装,可用于治疗ER+/HER2-绝经妇女之晚期或转移性乳癌。我国年轻患者佔多临床肿瘤内科顾问玛斯杜拉(Mastura)医生指出,全球每年约有170万女性确诊患上乳癌,不过公众对晚期或转移性乳癌的意识还是很低,超过一半以上的乳癌患者确诊时已是第三或晚期乳癌,使治疗变得更困难。她说,乳癌在许多先进国家如韩国、香港、澳洲的5年生存率高达90%,反观大马的生存率只有49%,这说明了我国民众对乳癌的意识有待加强。另外,在乳癌病发率对比死亡率方面,我国的比例为0.49(5410宗:2572宗),比全球0.30平衡比例还要高,这显示了治疗措施的不足。她提到,我国在防治乳癌方面表现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根据Globacan 2012的调查报告显示,大马乳癌的死亡率是49%,比起缅甸52%的表现较好,但是却比邻近国家如新加坡(24%)、泰国(38%)、印尼(41%)、菲律宾(38%)的表现更差。“比起西方国家,我国多数的乳癌患者是年轻女性,50岁以下及年过50岁患者各占50%,与此同时,我国多数患者在晚期阶段才获诊断,约有52%的病例被确诊时已是第三或晚期乳癌。”晚期疾病研究仅5%玛斯杜拉医生指出,转移性乳癌可以发生在第一次确诊或治疗后复发,如果不及时治疗,可以迅速导致死亡。她因此劝请民众提高对乳癌,尤其是晚期或转移性乳癌的醒觉意识,即使确诊时已是晚期阶段,也能够及时投入治疗,提高治疗和生存的机会。“在临床上,许多被诊断患上乳癌的病人都会有拒绝再看诊及否认患病的反应,有些病人则相信替代治疗,医生往往需要花更多时间在这些病人身上。当他们最后前来接受治疗时,多数已是晚期阶段。”她提到,晚期癌症是很多人都不愿谈论的事,造成民众对晚期癌症没有太多的认识,加上缺乏医疗资源的可近性(accessibility)、保险保障不足等原因,都是影响病人寻求治疗的因素。她声称,根据调查,目前只有约5%的研究是针对晚期疾病而设,这显示了晚期疾病是经常被忽略的一群,而转移性乳癌迫切需要更多治疗研究的投资,以提高对晚期乳癌的认识,协助鉴定对患者有效的治疗。/良医:包素菡.2016.09.0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