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S逸生活 >妞书僮:致所有曾经热烈爱过的你 《再见,总有一天》新书转载2-1 >

妞书僮:致所有曾经热烈爱过的你 《再见,总有一天》新书转载2-1

2020-07-02 10:19:25 来源:S逸生活 浏览:626次

而现在,这场奇袭的缠斗全部结束了。他转过眼,看到身边躺着裸体的沓子, 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下的好事,心中不免万分忐忑。他仰头望向天花板,心底咀嚼着 偷情的余韵,同时也想起了远在日本的光子:纯情的她现在正扳着手指细数距离婚期 的日子……想到这儿,他的嘴角不禁有些僵硬。既然事已至此,除了设法自我安慰之外,还有什幺办法?日本不是有一句专为男人发明的谚语吗───「拒吃白食是男人的羞耻」。经历了这场有点像是意外事件的激情之后,或许也只有这句话得以解释一切吧。

丰向来是个容易向现实低头的人。他转过身子,重新将沓子揽进怀里,有些神情 恍惚地仰脸望着天花板,心想:从现在起,还会发生些什幺事呢?

夜更深了,室内一片昏暗,丰怀着满腔複杂的情绪不知如何是好,沓子骤然支起 上身,从上方俯视着他。只见她不时撩起额前的髮丝,丰不禁悄悄抬眼看她,很意外 地,丰看到的竟是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庞。这张笑脸距他只有三十公分,老实说,这还 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注视沓子的脸。

那是一张小巧的脸,脸蛋中央并列着两颗又黑又亮的眸子,或许是眼珠比眼白所占的比例更大的缘故,她的目光看起来显得很锐利。沓子全身肌肤非常白皙,简 直像是透明的。他不禁有些纳闷:在泰国这种南方国度,她是怎样把肌肤保养得这幺 白呢?或许她才到泰国来没多久?想到这儿,才发现自己竟对她一无所知。她出生在 哪里?职业?人格?性格?血型?丰都不知道。就连她的年龄也很难推测。当她用那 满怀心机的眼光看着丰的时候,她全身洋溢着成人的气息,但有时又像个孩子似的带 着满脸稚气的笑容,这时她看起来又好像比丰年轻。她的名字「沓子」是木下告诉丰 的,除此之外,他真的一无所知。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丰竟会跟她上床做爱! 这对为人处世事事小心谨慎的丰来说,实在是难以相信的事情,他简直不知该如何解 释自己的行为。

「让我来猜猜看你心里想些什幺吧。」沓子清晰的声音在昏暗的室内响起。她的 手肘支在丰的胸前,托住自己的脸。

丰的眼里带着笑,嘴角却抿得紧紧的,感到一阵既像受人愚弄又像遭人试探的不愉快,于是很不客气地对她说:「好啊,那妳就猜吧。」话才说出口,连他自己都觉 得有点好笑,因为那语气里竟带着几分顽皮的味道。沓子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妳明明知道我已经有未婚妻了。」他迟疑了一会儿,像是对着黑暗低声抱怨似的。

那天晚上木下对他说过:「那女的好像对你一见锺情呢。」这种话沓子居然在他宣布订婚喜讯的宴会上说得出口!这个名叫沓子的女人真的有点不正常。

「当然,我知道得很清楚啊。那天你自己说过了嘛。」

「那,妳为什幺还……」

「但你还没结婚,不是吗?」 说完这句令人咋舌的话之后,沓子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笑得嘴唇微掀,露出了牙龈。而不知为何,丰竟觉得这模样有点可爱。原本他的心头已经够混乱了,现在就连 脑中的思绪也变得纠缠不清起来。

※※

「我们不是要去妳家吗?」他问。

「是呀,就是这里呀。」说着,沓子又指了指自己脚边。

「原来是这样。」丰笑着说,认定沓子在开玩笑,却有意不戳破她,反而耐着性 子站在原地等她转头走回来。然而丰眼里看到的,却是她步步向前的身影。呈现在两 人面前的,是一条颇有年代的古老走廊,沓子沿着走廊一路往前走去,门卫纷纷向她行最敬礼。

「你怎幺了?」沓子的声音传进耳中,他这才如梦惊醒般快步跟上去。沓子的步 伐像在向他宣告:随你怎幺想吧。他必须加紧脚步才跟得上,门卫也向他微笑致意, 他却没有心情回礼。不知为何,他的心脏跳得很激烈,喉头塞着千言万语,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遗弃在异国的孩子,心头充满了慌乱与无助。

直到丰看见沓子从皮包里拿出老旧的钥匙,他才能够开口说话。

「妳住在这里啊?」丰问。具有传统风味的旧馆看起来就像电影布景,据说这是 酒店里年代最久的低层建筑,从十九世纪酒店刚竣工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栋旧楼,而且 一直保持到现在。走廊的天花板很高,气氛庄严,使人感觉像走在宫殿里。他的皮肤 敏感地感受到周围空气里有一种即将踏入异域时才有的清冷。

沓子面前的那扇门差不多有五公尺高,墙上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着「毛姆套房」。他曾听说这家酒店有几间套房是以英国作家命名,藉此纪念作家和酒店之间的 渊源。显然眼前这个房间就是其中之一。没想到这个跟自己年纪相差不多的女人竟住 在文华东方酒店的套房里。真是怪事!好奇和百倍于昨日的不安在他胸中交互纠缠,他不知该怎幺办,只能必恭必敬地站在沓子的身后耐心等待,那模样,既像个小学生 又像她的侍卫。沓子手里的古老钥匙看起来有稜有角,似乎是为了故意强调它本身的 年代而做成那样的。钥匙塞进门锁之后,她卡哒卡哒地转动门把。模範青年注视着她的动作,心头仍然有些半信半疑。「这种表面上的年代感也没什幺了不起!」他安慰自己,「就算这是一间百年老店,又有什幺好畏惧的?像沓子这样的年轻日本女孩都 能住,那房间的水準大概也跟她差不多程度吧。」他在心底自言自语,给自己鼓足勇气。

门锁开了,沓子随手一推,就像推一间仓库门似地推开了房门。

「请进吧!」 丰跟在她身后走进去。霎时间,跃进眼帘的是装潢得庄严万分、彷彿专为迎接泰皇而準备的房间。走进毛姆套房玄关,眼前可见面积约有二十坪大的客厅,宽敞的卧室紧临在客厅对面。卧室面积约有客厅的一倍,里面有间密室般的浴室。整间套房的墙上都贴着粉色壁纸,由于是比较厚重的粉红色,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壁纸上印着细碎的南国花朵模样,团团围绕着四面墙壁。

卧室里并排摆着两张柚木大床,床的上方架着顶盖,古朴的设计使人想起自己身 在泰国。木床看来历史悠久,一眼便可看出这是作家毛姆当年住在这儿使用过的。

越过正面窗外的椰子林,只见湄南河对岸一轮夕阳正在下沉。象徵热情的金红色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把室内染成绚烂的红色,也使这间大得惊人的房间更显热情。丰 呆呆地伫立在房间中央,不知该如何是好。

假如沓子真的住在这儿,那幺她究竟是谁呢?丰的心底不禁浮起这个疑惑。但他 当然无法鼓起勇气质问。

一时之间,他不知该说什幺。沓子的手从背后伸过来抱住他,指尖缓缓爬过衬衣 表面,顺着肌肉的轮廓轻轻抚弄。丰忽然觉得自己好似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不安和 悔意同时从他心底升起,他不禁有些担心,自己彷彿已经跟这个恐怖的女人有所纠葛。他看到楼下河畔的花园里摆着几张餐桌,身穿雪白制服的侍者精神抖擞地忙着布置。每天早晨,她都是在这儿吃早餐吧?每天黄昏,她也是像现在这样,欣赏夕阳从 对岸那无垠的地平线消失吧?他转过身,低头注视沓子的脸庞。

「让我来猜猜你在想些什幺吧。」

沓子有点恶作剧地说,说完,主动把唇凑了过来。这动作已经成为两人之间的暗号,他们迅速抱在一起热烈亲吻,似乎正要延续昨夜的缠绵。他伸出手臂环抱着沓子那纤细而扭曲的身子。或许是踮着脚尖的关係吧,沓子的身子有些摇晃,而丰为了支撑住她,只好更用力地拱身相拥,把她的身体紧紧地与自己贴在一起。

「味道真好!」沓子吸着他的唇,低声说道。她像是啜食叶上的朝露一般,细心 吸着丰的唇,同时如芭蕾舞星般踮着脚尖步步后退,环抱他背部的双手则引导他向床边移动。当他们一齐朝着那木箱般的床铺倒下去时,四唇仍然紧紧相黏,而两人此时 的姿势实在并不优雅。

他们反覆再三地需索彼此,甚至连晚餐都抛到脑后。在这段任由欲望恣意妄为的 时间里,他忘却了一切,沉醉在幸福的梦乡。然而,永远的幸福是不存在的。

窗外的天色逐渐变暗,他的心也跟着笼上阴影。这时,他想起一件事:今天是光 子从日本打国际电话给他的日子。在当时那个年代,从日本打到泰国的国际电话,一分钟要花费三千两百四十日圆。他跟光子约好了每週一的晚上八点,由光子从娘家打国际电话给他。

丰不免着急起来,想看清楚现在究竟是几点了。床头柜上有个像是时钟的物体。 抬头细看,原来是个颇贵重的象牙钟。他把钟面转过来,短针已经指在「八」的数字上了。一声叹息差点从他嘴里漏出来,为了不引起沓子的注意,他又悄悄把叹息吞了 回去,却没想到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沓子的声音。

「跟你约好了打电话过来吗?」他的心脏加速鼓动起来,为了不让沓子看出真相,他故意避重就轻笑着说:「不是啦。」说着,他义无反顾地把脸埋进枕头说:「只是肚子饿了。」 沓子似乎早已对他了如指掌,但不知为什幺,他却很喜欢两人之间的这种主从关係。按常理来说,普通男人要是像这样被女人当宠物般对待,肯定要生气的。然而,被沓子这种美女牵着鼻子走,并不是令人讨厌的事,丰甚至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对等的男女关係。他不必像和光子在一起时那样,不论走到哪儿,都得努力表现得像个男人,或是拚命扮演日本大男人的形象。跟沓子在一起很轻鬆,因为不论做什幺,沓子 都领先在前,他只需跟在后面就行了。

「让我来猜猜看你在想什幺吧。」既然沓子已把自己看透了,说不定就单刀直入正面迎击比较好吧。丰这幺想。

「你想问,为什幺我住在这里?我究竟是什幺人?」沓子边说边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前。黑暗中,那对圆溜溜的眸子闪着黑光,他感到一股魔术般的奇异力量。真是奇妙,在那双充满自信的眼珠凝视下,自己心底竟会生出一种随她怎幺摆布都好的感觉。

(待续...)

【延伸阅读】 

#再见,总有一天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这本书改编为同名电影《再见,总有一天》由中山美穗、西岛秀俊主演。当你要离开人世的时候,也就是临终之际,你会想起自己曾经被爱?还是自己曾经爱过?(妞编陷入思考中~)

本文摘自《再见,总有一天》

妞书僮:致所有曾经热烈爱过的你 《再见,总有一天》新书转载2-1

出版社:麦田出版

作者:辻仁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