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S逸生活 >家属:等20分钟才安排就诊‧斥医务员怠慢‧母胸痛送医亡 >

家属:等20分钟才安排就诊‧斥医务员怠慢‧母胸痛送医亡

2020-07-03 23:37:52 来源:S逸生活 浏览:870次
家属:等20分钟才安排就诊‧斥医务员怠慢‧母胸痛送医亡(柔佛‧古来2日讯)一名因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Acure Coronary Syndrome)死亡的58岁妇女的4名子女申诉,他们因母亲胸痛而将母亲送去古来医院紧急部门就医,当时情况紧急,但医务人员却让母亲等了大约15至20分钟,才被安排就诊,最终母亲不幸逝世。他们不满该院医护人员处理母亲紧急病况的态度和效率,要求卫生部关注。週一,死者黄锦云的4名孩子林文辉、林梦金、林文威和林文雄在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吴柏松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作出如是投诉。林文辉(承包商)说,他于4月19日凌晨4时将母亲送到古来医院紧急部门,向登记处人员表示他的母亲胸部疼痛,待等了5分钟,他见母亲胸部疼痛的情况持续,于是再向登记处人员要求儘快处理母亲的情况。“我和同时送母亲到医院的弟妹们等了大约15至20分钟,才被安排就诊,当时该名医药助理量了我母亲血压后表示血压正常,可是我看到的是,母亲的血压已达159/98,超出正常血压水平。”他表示,该名医药助理过后因他的母亲也有泻肚子的情况,而準备安排她到另一房间吊点滴,但当时他的母亲已感到头晕,在站起身后又坐下,之后更晕倒抽筋。“该名医药助理眼见我母亲晕倒,便叫醒另一名在隔壁房间睡觉的医药助理,两人过后以流动病床将我母亲推入急诊室,推入期间,母亲的下半身还数次掉下病床。”医生问为何迟送诊他指出,大约凌晨4时25分许,一名医生从急诊室走出,交代他和弟妹要有心理準备,并且问他们为何这幺迟才将他们的母亲送入院,听见医生询问的他,立刻反驳自己早在凌晨4时将母亲送入院,该名医生听后便再也没有说话。林文辉表示,他不满该院处理他母亲病况的态度和效率,因为根据院方诊断,他的母亲的死亡原因是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属于紧急情况,而短短的15至20分钟,已足以为抢救他母亲性命而努力。他说,该院医护人员就这样浪费了15至20分钟的救人机会,他不想再有下一个受害者也遭遇这样的对待,因此,他和家人还在商讨如何为母亲讨回公道。林文辉已于4月26日,通过电邮致函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并于週一将英文版投诉信电邮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希望当局关注古来医院医护人员处理病患的不积极态度和效率问题。另外,这之前,林文辉也于4月24日下午1时许,前往古来再也警局报了案。他说,他在母亲去世后曾尝试向医院巡查员进行投诉,但对方过后并没有向他跟进事件。家属促警调查林梦金说,她的母亲逝世后相隔2小时,她的妹妹林梦娟(27岁)因胃痛而在该院求医,当时医院要求她入院吊点滴,但因为母亲刚逝世,她的妹妹在登记后自行到医院停尸间等候办理母亲身后事,并且随之回家,而医院也没有跟进她妹妹是否在办理登记后是否就医。针对林家的投诉,行动党古来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吴柏松促请卫生部关注古来医院医护人员不积极、没有办事效率的态度,并且促请警方就此事件展开调查,因为事件攸关人命。他说,这起事件的发生,反映出该院不重视紧急病例。出席记者会者尚有民主行动党士乃支部宣传秘书郑伟立、古来市区支部秘书曾友友、太子城支部副主席彭文强、秘书彭宥瑆、大力花园支部主席陈友。事主未向院方投诉马华古来医院巡查员余伟胜表示,他确实曾在4月19日接获事主林文辉的投诉电话,当时,他认为事件不方便在电话上谈而要求事主与他会面洽谈,但基于对方正在处理其母亲身后事而决定稍后再约。他说,他于4月25日曾致电给事主,但对方都没有接听电话,他等到隔天没有获得回应后,再次拨电给事主,但对方还是没有接听电话。“医院巡查员的任务,既是作为医院和人民的沟通桥樑,医院巡查员每2个月就会和院方开会,反映所接获的投诉,但我们并不能代表院方处理这些问题。”他表示,因为至今都没有办法约见到事主,因此无法将此事件向院方反映。“事主曾向警方报案,但是却没有向医院进行投诉,因此院方至今并没有这项投诉记录,而无法进行处理。”院方主动约见事主古来医院院长苏海拉表示,她将于週二针对事主林文辉的投诉展开调查,她吁请事主主动在週二办公时间直接会见她,以让她了解情况。她说,由于週一是公共假期补假,她手头上未有这起事件涉及的病患资料,因此将在週二调查这起事件。她也当下向记者取得事主的联络电话和其母亲的名字。她重申,她会在接获投诉后展开调查工作。‧2011.05.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