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S逸生活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2020-07-30 16:58:53 来源:S逸生活 浏览:498次

2018年2月2日,众议院公布了传说中的《备忘录》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备忘录一共4页。

备忘录的标题是《司法部和FBI对FISA的滥用》

以下为全文翻译:

本备忘录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彙报一下,关于委员会的,正在进行的,对司法部和FBI在2016年大选期间使用FISA监听许可的调查,的一些重要事实。我们的发现,(详细记录如下文),1,对司法部和FBI在涉及FISA监听的某些举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表达顾虑,2,对旨在保护美国人民免受跟FISA监听相关的的不合理侵犯的法律程序,做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分析。

2016年10月21日,司法部和FBI向FISC法庭(ForeignIntelligenceSurveillanceCourt,外国情报监听法庭)申请对CarterPage进行电子监听,并获得法庭批准。Page是美国公民,曾经是川普竞选班子的志愿者兼顾问(Volunteeradvisor)(2016年9月份辞职)。申请FISA监听许可,必须先由FBI的局长(当时是Comey,抠米)或者副局长(AndrewMcCabe)签名,然后再需要司法部的部长,副部长,或者由参议院批准任命的分管国家安全的助理副部长批准。

那一次,司法部和FBI对Page的监听申请被法庭批准,同时他们还申请对三份要过期的监听许可进行延期,也被批准。按照法律规定,对美国公民的监听许可,90天到期,如果要继续监听,必须申请延期,申请延期的时候,必须另行提交正当理由。

这四份监听许可的申请(一份全新,三份延期),FBI方面,由抠米签名三份,McCabe签名一份。当时的司法部副部长SallyYates,当时的执行副部长DanaBoente,现任司法部副部长肉身斯坦,分别代表司法部,至少各自授权了一份或者多份申请。

由于情报行业的敏感性,政府向FISA法庭提交的材料是保密的,不对大众公开。因此,FISA法庭是否能用高标準对政府严格要求,(尤其因为涉及监听美国公民),防止政府滥用权力,事关公众对FISA程序正当性的信心。FISA程序的正当性,保护公民权利是否能够落实,必然取决于,政府在申请监听的时候,是否向法庭提供全面的相关材料。这些全面的材料,应该包括,政府已知的,可能对被监听的目标有利的材料。

(意思是,政府申请对某个美国公民进行监听时,向法庭提供材料,不要只提供对目标公民不利的材料,而故意隐瞒对目标公民有利的材料。)

在申请对Page监听这事上,政府(司法部和FBI)为了取得监听许可,至少四次故意隐瞒事实,误导法庭。

1),申请Page监听许可时,Steele编的《黄金雨》是申请材料中的非常重要的部分(essentialpart)。《黄金雨》是由民主党中央党部(DNC),和希拉里方面出钱编出来的。Steele曾经是FBI的长期线人。DNC和希拉里方面,通过FusionGPS和PerkinsCoie律所,向Steele支付了16万美元,来搜集“川普跟俄罗斯之间关係”的诋毁性质的信息。

1a),在10月份的四份监听许可申请中,完全没有提到民主党和希拉里为Steele和《黄金雨》付钱的事。儘管,司法部和FBI高层都知道这事。(注:本该中立的司法部门,使用一个党派出钱整出来的情报,对另一个党派搞监听,请沉思一番)

1b),在对Page的监听申请中,提到Steele为一个有名有姓的美国人工作,却没有提到FusionGPS及其老闆GlennSimpson的名字。DNC通过律所PerkinsCoie给FusionGPS付钱。FusionGPS再请Steele干活。这些事,司法部当时都知道,司法部知道黄金雨背后有政治势力(却依然同意申请监听)。申请材料中,没有提到,Steele,归根结底是为DNC和希拉里工作;也没有提到,FBI为同样的情报(指黄金雨),又批准付钱给Steele。(这家伙拿双份钱)

2),在对Page的监听申请中,还详细引用了2016年9月23日的一篇雅虎新闻的文章,这篇文章描述了Page的2016年7月份莫斯科之旅。(注:监听申请中提到这篇文章是为了给监听申请提供更强有力的佐证,给人以“Page大有问题,不只是Steele一个人知道Page有问题,你看,雅虎也报道了”的印象)。实际上,雅虎的爆料就是Steele本人提供的。监听申请中,还错误地下结论,说Steele并没有向直接向雅虎爆料。在英国的法庭文件中,Steele已经承认,他在FusionGPS的指使下,在2016年9月份,他就跟雅虎和其他几家媒体见过面。PerkinsCoie当时就知道Steele跟媒体有过接触,因为他们主办了至少一次跟FusionGPS和Steele的会面,并在会面中讨论过此事。

2a),Steele对媒体透露他是FBI的线人(2016年10月30日,motherjones),这严重违反了FBI的纪律。因此,FBI终止了跟他的合作。在Page的监听申请被提交之前的2016年9月份,Steele就已经向雅虎和其他媒体泄密。他那时候就该被FBI终止合作,但是,Steele隐瞒了向媒体泄密一事,欺骗FBI。

2b),Steele的多次向媒体泄密,违反了FBI线人纪律的最重要原则(Cardinalrule)—保密。这说明,他已经变成一个不可靠的线人/信息来源。

3),在Steele被FBI终止(线人)的前后,他跟当时的司法部助理副部长BruceOhr保持联繫。Orr是司法部高层,跟司法部副部长SallyYates,还有后来的副部长肉身斯坦,都关係紧密。

大选后不久,FBI找Ohr面谈,记录了Ohr和Steele的交流。比如,2016年9月份,Steele对Ohr承认,他绝对不想让川普当选(wasdesparatethatDonaldTrumpnotgetelectedandpassionateabouthimnotbeingpresident)。这是Steele对川普的偏见的铁证,这在当时被Ohr记录下来,在后来的FBI文件中也有记载。但是,在任何Page监听申请材料中,都没有提到Steele的政治偏见。

3a),与此同时,Ohr的妻子受雇于FusionGPS,专门从事对川普的负面研究(挖黑料的意思)。Ohr后来向FBI提供了他妻子挖黑料一事的全部信息(由DNC和希拉里方面通过FusionGPS付钱)。Ohr夫妇跟Steele,FusionGPS的关係,在监听申请中被隐瞒不提。

4),按照FBI的反间谍部门主任,助理副局长BillPriestap的说法,在Page的监听申请被提交时,对Steele的黄金雨的真实性的证明,还处在“婴儿”阶段。Steele被终止后,FBI内部另外一个独立部门,提交了一份“线人/信息源可靠性报告”,说黄金雨只有极小一部分被证实。

然而,2017年1月,抠米还特意向候任总统川普就黄金雨做了总结性彙报,虽然,他其实认为—-根据他后来在2017年6月份的证词—-黄金雨是下流和未经证实的。

监听申请主要仰仗于Steele过去做过的与监听申请的主题(Page)无关的其他工作的可靠性(以证明他可信可靠),却隐瞒了他的强烈反川政治立场和反川资金来源。而且,FBI副局长McCabe,在2017年12月,对国会情报委员会作证,没有黄金雨的话,就不可能有理由申请监听许可。

5),Page的监听申请还提到了GeorgePapadopoulos(小帕),但是没有证据显示小帕和Page有任何阴谋和协作。与小帕相关的信息引发了2016年7月底开启的FBI反间谍调查。这份调查由Strzok(四爪客)负责。

四爪客已经因为跟情妇之间的不正当简讯,被重新分配到FBI人力资源部工作。

在他们的不正当简讯交流中,四爪客和情妇LisaPage很明显表露出反川亲克的偏见。四爪客还负责过调查希拉里邮件门。四爪客在简讯中,跟情妇就(小帕相关的反间谍)调查做了深度讨论,包括如何向媒体泄密,以操纵民意,简讯中还提到了一次跟FBI副局长McCabe的会面,会面中讨论了阻止川普当选的“保险”政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